INC神经外科-国内中文
胶质瘤
预约INC国际专家
寻求第二诊疗意见
出国看病咨询电话400-029-0925
脑瘤 > 胶质瘤聚合页

脑胶质瘤病

发布时间:2022-05-12 12:58
  脑胶质瘤病又称弥漫性新细胞瘤或弥漫性胶质瘤,是一种罕见的临床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疾病。该病的特点是病变渗透性或多发性生长,涉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脑叶。根据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的分类,它可以属于神经上皮组织肿瘤中的新细胞肿瘤,其恶性程度分为三个层次。
  脑胶质瘤病的临床表现不具有特异性,一般为亚急性疾病,进行性加重。如果头痛、偏瘫和癫痫发作进行性加重,应考虑脑实质中多个脑叶受累的病变。目前还没有特殊有效的治疗方法,包括手术、放疗、化疗等。
  脑胶质瘤病主要是由大脑和脊髓胶质细胞癌引起的常见原发性颅脑恶性肿瘤。它是由胶质细胞衍生而来的,具有发病率高、复发率高、死亡率高、治愈率低的特点。目前,胶质瘤的临床治疗主要包括手术、放疗、化疗和靶向治疗。根据患者的功能状态、肿瘤的大脑区域和恶性程度,需要综合判断哪种治疗方法。
高难度视神经-下丘脑胶质瘤导致闭经、威胁视力,翼点入路安全全切肿瘤手术图解

高难度视神经-下丘脑胶质瘤导致闭经、威胁视力,翼点入路安全全切肿瘤手术图解

  当胶质瘤累及视神经-下丘脑,胶质瘤手术还是放化疗?视力或受影响,还有手术全切肿瘤并保住视神经的可能吗?一旦患上视神经胶质瘤,患者普遍关切的

脑胶质瘤复发怎么办?

脑胶质瘤复发怎么办?

  脑胶质瘤复发怎么办?III、IV级为高级别胶质瘤,低分化,预后较差。1999年,FDA批准TMZ用于临床治疗胶质瘤,TMZ的有效率达到50%左右。2014年欧洲ESMO指南也

胶质母细胞瘤长期生存有可能吗?免疫抑制剂联合或有新希望

胶质母细胞瘤长期生存有可能吗?免疫抑制剂联合或有新希望

  胶质母细胞瘤 是一种高度恶性的脑肿瘤,起源于神经系统中的支持细胞--星形胶质细胞。正常情况下,星形胶质细胞负责多种角色,包括为神经元提供营养

「脑胶质瘤手术」手术后能活多久-成功率-出国治疗

「脑胶质瘤手术」手术后能活多久-成功率-出国治疗

  脑胶质瘤手术栏目帮助患者提供脑胶质瘤手术治疗信息,如手术后的寿命能活多久、不同等级手术的成功率高低以及出国治疗神经胶质瘤的最新技术与手术

脑部胶质瘤能治好吗?高级别脑胶质瘤如何治疗?

脑部胶质瘤能治好吗?高级别脑胶质瘤如何治疗?

  脑胶质瘤是一种常见的原发性颅内肿瘤,目前胶质瘤的治疗方法是手术联合化疗和/或放疗

脑胶质瘤基因检测的意义

脑胶质瘤基因检测的意义

  脑胶质瘤基因检测的意义何在?主要在于明确胶质瘤的病理结果,从而确定级别,并以此确立科学性的综合治疗方案

脑胶质瘤病理分级

脑胶质瘤病理分级

  不同级别的脑胶质瘤预后不一样,了解脑胶质瘤病理分级对于后续的治疗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质子重离子治疗胶质瘤的成功率

质子重离子治疗胶质瘤的成功率

  神经胶质瘤 是一种来源于大脑中神经胶质细胞的肿瘤,胶质细胞负责维持和滋养神经细胞。与其他类型的癌症一样,神经胶质细胞的癌症按类型和严重程度

神经胶质瘤早期症状是什么?儿童脑胶质瘤哪些专家治得好?

神经胶质瘤早期症状是什么?儿童脑胶质瘤哪些专家治得好?

  神经胶质瘤早期症状是什么?根据病理级别,划分为低级别的儿童神经胶质瘤应该怎么治?神经胶质瘤早期症状有哪些?儿童神经胶质瘤哪些专家治得好

低级别脑胶质瘤病理分级?儿童低级别脑胶质瘤全切实例

低级别脑胶质瘤病理分级?儿童低级别脑胶质瘤全切实例

  低级别脑胶质瘤病理分级如何?儿童低级别脑胶质瘤有哪些治疗方式?有哪些医院可以更为专业的治疗儿童脑胶质瘤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拨打400 029 0925直接咨询

INC国际胶质瘤教授推荐

巴特朗菲教授(Helmut Bertalanffy)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巴特朗菲教授(Helmut Bertalanffy)

  • 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教育委员会现任主席

  • 欧洲神经外科第一大杂志《Neurosurgical Review》主编(2004-2016)

擅长领域:

德国神经外科专家巴特朗菲教授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教育委员会现任主席、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提名委员会前任主席;巴特朗菲教授可以为一岁儿童进行颅内手术,还擅长听神...

德国
James T. Rutka教授(加拿大)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James T. Rutka教授(加拿大)

  • 世界神经外科学院院长(2011-2014)

  • 美洲神经外科学院院长(2012)

擅长领域:

在临床上的研究方向以颅内肿瘤为主,对胶质瘤、纤维瘤、颅咽管瘤、室管膜瘤具有多年的临床经验,擅长清醒开颅术及显微手术。...

加拿大
Sebastien Froelich教授(法国)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Sebastien Froelich教授(法国)

  • 世界神经外联合会(WFNS)颅底手术委员会主席(2013年至今)

  • 法国巴黎Lariboisiere大学医院神经外科教授兼主席(2013年至今)

擅长领域:

尤其擅长神经内镜鼻内入路的颅底肿瘤切除,针对垂体瘤、脊索瘤、复杂脑肿瘤等采取神经内镜下颅内高难度位置的微创手术。其著名的内镜手术“筷子”操作方式不止提高了肿瘤的切...

法国
Concezio Di Rocco教授(意大利)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Concezio Di Rocco教授(意大利)

  • 国际儿童神经外科学会主席(ISPN)(1991-1994年)

  • 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教育委员共同主席(2013-2017年)

擅长领域:

尤为擅长小儿神经纤维瘤、癫痫、脑积水、蛛网膜囊肿、颅缝早闭、脑和脊髓肿瘤、脑和脊柱畸形(半椎体畸形,皮质发育不良,脊髓脊膜膨出,脊髓内脂肪瘤,Arnold-Chiari畸形)等难治病...

意大利
Vinko Dolenc教授(斯洛文尼亚)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Vinko Dolenc教授(斯洛文尼亚)

  •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UVA)神经外科临床教授

  • 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和马里博医学院外科和神经外科教授

擅长领域:

尤其擅长海绵窦手术和各类血管病变手术,并且精于对颈内动脉眼动脉段动脉瘤使用硬膜内外联合入路,对基底顶端动脉瘤使用经海绵窦-蝶鞍入路,并在手术前后灵活的运用CT、MRI、P...

斯洛文尼亚
Joachim K. Krauss教授 (德国)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Joachim K. Krauss教授 (德国)

  • 世界立体定向与功能神经外科学会主席

  • 欧洲立体定向与功能神经外科学会前主席、现任荣誉主席

擅长领域:

擅长专业包括神经肿瘤学、小儿神经外科、血管神经外科、颅底神经外科、脊柱外科、脊柱外科、重建立体定向与功能神经外科、创伤神经外科、疼痛神经外科、脑积水外科等,涵盖面...

德国
Michael T. Lawton 教授(美国)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Michael T. Lawton 教授(美国)

  • 巴罗神经学研究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 神经外科主任教授兼主席

擅长领域:

专注各脑血管病、脑动脉瘤、动静脉畸形、海绵状畸形、血管搭桥、中风、颅底肿瘤的手术治疗,对于巨大而复杂的脑动脉瘤手术尤为精通。目前拥有4400余例脑动脉瘤、800余例动静脉畸...

美国
William T. Couldwell教授(美国)世界神经外科胶质瘤教授

William T. Couldwell教授(美国)

  • 世界神经外科学院(WANS)主席

  • 美国神经外科学院主席(2016年-2017年)

擅长领域:

涵盖脑膜瘤、脑胶质瘤、脑动脉瘤、颅底手术、中风、创伤性脑损伤、头部创伤和神经重症护理等方方面面。尤其擅长脑膜瘤等脑部、颅底、神经肿瘤、垂体肿瘤、癫痫和脑血管神经外...

美国
出国治疗视神经胶质瘤哪家医院比较好?

出国治疗视神经胶质瘤哪家医院比较好?

出国治疗视神经胶质瘤 哪家医院比较好? 视神经胶质瘤是一种生长缓慢、影响儿童的肿瘤。30%的患者与NF1相关,只要及时合理的治...

胶质瘤患者有必要出国治疗吗?国际治疗费用大概在多少?

胶质瘤患者有必要出国治疗吗?国际治疗费用大概在多少?

Q:胶质瘤患者有必要出国治疗吗?国际治疗费用大概在多少? A:当级别高一些的胶质瘤乃至其他脑肿瘤患者遇到国内治疗效果不理...

疫情之下冒险出国手术切除脑干胶质瘤,术后半年回访,恢复良好

疫情之下冒险出国手术切除脑干胶质瘤,术后半年回访,恢复良好

33岁的周老师因头部不适和眼部肿痛就医,检查结果显示中脑背侧占位,提示低级别胶质瘤可能,并被告知病变位置疑难,无手术机...

「脑胶质瘤治疗」脑部胶质瘤治疗方法方案-出国能治好吗

「脑胶质瘤治疗」脑部胶质瘤治疗方法方案-出国能治好吗

脑胶质瘤治疗栏目为您提供世界前沿的治疗方法方案信息,以及出国治疗胶质瘤的新技术,随着影像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对于神经脑...

胶质瘤国外可以治好吗?

胶质瘤国外可以治好吗?

无法治好,目前国际上还没有胶质瘤治愈的案例。脑胶质瘤是由于大脑和脊髓胶质细胞癌变所产生的、最常见的原发性颅脑肿瘤。我...

胶质瘤在国外能治好吗

胶质瘤在国外能治好吗

胶质瘤在国外同样也无法彻底治愈,是否有良好的治疗方法可以缓解疾病?不断发展的研究表明,手术切除高级胶质细胞瘤是改善这...

找不到想要的信息?

又不想错过有效的
国际前沿药物、技术、疗法?或者想了解出国就医?
那就直接咨询我们的专业医学顾问吧!

今日已有183名患者咨询INC

患者故事

上一个
下一个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