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神经外科-国内中文
胶质瘤
预约INC国际专家
寻求第二诊疗意见
治疗胶质瘤联系电话400-029-0925

INC为您呈现

世界神经外科一手前沿资讯

脑瘤 > 神外前沿 > 横纹肌肉瘤影像检查的应用和进展

横纹肌肉瘤影像检查的应用和进展

栏目:神外前沿|编辑:INC|发布时间:2021-12-27 14:56|阅读: |
1超声。 超声作为儿童局部软组织肿块的常规检查。区域淋巴结的初步评估和随访监测是评估儿童睾丸旁横纹肌肉瘤的首选成像方法。横纹肌肉瘤法。横纹肌肉瘤超声图无特异性,表现...

  1超声。

  超声作为儿童局部软组织肿块的常规检查。区域淋巴结的初步评估和随访监测是评估儿童睾丸旁横纹肌肉瘤的首选成像方法。横纹肌肉瘤法。横纹肌肉瘤超声图无特异性,表现为不均匀低至中等回声、出血、罕见钙化和丰富的肿瘤血流信号。超声提供的信息有限,约15%的横纹肌肉瘤儿童在诊断远距离转移。因此,CT和MRI对原发部位和传播病变的进一步成像至关重要。

  2、CT和MRI。

  1常规CT和MRI。

  MRI是评估横纹肌肉瘤局部浸润和区域淋巴结肿大的首选成像方法,而CT检测横纹肌肉瘤的骨损伤和肺转移更为敏感,为横纹肌肉瘤的临床分期付款和治疗提供了更全面的成像信息。与肌肉相比,横纹肌肉瘤在CT上的密度较低,主要是由于粘液成分丰富,可见肿瘤血管、出血、坏死和钙化;在MRI影像中,T1WI等低信号,T2WI等。稍高的信号,可出现血管空气效应,均匀或不均匀明显增强。

  横纹肌肉瘤具有一定的增强特性,如动脉周围血管现象。主要是周围的增强。延迟期的渐进增强,发生在空腔器官中的葡萄状E横纹肌肉瘤通常是环形的。葡萄簇状增强。不同病理亚型横纹肌肉瘤的CT和MRI性能没有显著差异。常规CT和MRI在儿童横纹肌肉瘤疗效评估和预后中的作用一直存在异议,主要是因为它们不能提供组织内部信息来测量肿瘤体积评估疗效。儿童肿瘤组的三份研究报告显示,第8周。12周与化疗结束时的解剖反应评估与患者无失败生存率无关,表明常规CT和MRI不能准确评估坏死肿瘤和疤痕组织中的残留病变,也不应用于后续治疗。然而,对于进展或复发的横纹肌肉瘤儿童,常规成像的随访监测可以提高总生存率,并帮助儿童通过姑息治疗通过姑息治疗提高生活质量。

  2、DWI。

  DWI是检测活体组织中水分子扩散运动的唯一无创方法。在临床应用中,ADC值常被用作测量参数定量评估组织中水分子扩散的变化。水分子扩散能力越强,ADC值越大。由于横纹肌肉瘤具有恶性程度高、增殖速度快、细胞密度高等特点,限制了水分子的扩散。病变在DWI上呈高信号,在ADC图上呈低信号,其ADC值显著降低,横纹肌肉瘤平均ADC值(0.78~1.21)×10-3mm2/s。目前DWI主要用于头颈部横纹肌肉瘤的诊断和鉴别诊断。Kralik等研究发现,区分儿童眼眶婴儿血管瘤和横纹肌肉瘤的ADC阈值为1.159×10-3mm2/s(敏感性和特异性均为100%),区分两者与正常脑组织ADC的阈值为1.38(敏感性和特异性均为100%)。

  根据中位数(23.7.16.4和9.5cm3)对21例横纹肌肉瘤儿童DWI.PET和FET/DWI重叠的肿瘤体积进行二分法和生存分析。结果表明,儿童横纹肌肉瘤的DWI.PET和PET/DWI重叠的肿瘤体积与横纹肌肉瘤复发(P=0.007、0.04、0.07)有关。

  3、动态对比增强MRI(dynamicontrast-enhancedMRI)

  DCE-MRI是一种功能成像方法,可以无创地评组织血流灌注和微血管渗透性血流动力学状态进行半定量和定量分析。DCE-MRI可以间接帮助检测组织TIC判断病变强化的特征和性质。横纹肌肉瘤DCE-MRI报告较少,差异较大。屈昭辉报道的13例儿童横纹肌肉瘤TIC为I型(流入型),表示持续逐步强化,可能是横纹肌肉瘤诊断的基础之一;魏立豪报道了15例儿童横纹肌肉瘤TIC(快速升降平台)。2例为II型(流出型),表明恶性肿瘤。

  黄红岩等8例横纹肌肉瘤的平均达峰时间为(69.1±13.3)s,平均流出率为(2±0.5)%,但样本量较少。目前还没有关于它是否具有特异性的研究报告。DWI半定量分析可以显示放疗后引起的早期肿瘤变化,初始斜率和增强峰值显著下降,然后缓慢上升,但不明显,表明肿瘤血流灌注减少。Jastrzebska等研究发现,TIC在放疗后3周呈快速上升平台,T2WI呈高信号,怀疑肿瘤复发;TIC在放疗后3~12个月缓慢上升,呈典型良性病变,表明DCE-MRI可以区分横纹肌肉瘤放疗后的早期炎症反应和复发。DCE-MRI已广泛应用于前列腺癌、脑胶质瘤、乳腺癌等实体瘤的临床研究,但该技术在横纹肌肉瘤中的可行性和有效性仍有待进一步研究和探讨。

  4、PET-CT和PET-MRPET-CT。

  PET-CT和PETMRPET-CT是一种结合代谢和解剖成像的功能成像方法,可以检测和跟踪肿瘤的代谢活性。最大标准摄入值(Maximumstandizeduptakevalue,SUVmax)是肿瘤摄入18F-FDG最常用的半定量指标。PET-CT在检测淋巴结受累和远程转移方面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提高了儿童横纹肌肉瘤分期付款的准确性;约4%的横纹肌肉瘤存在于传播炉中。PET-CT可以检测其原始炉灶或骨髓受累。

  PET-CT对横纹肌肉瘤预后的评价也有一定的价值。Baum等研究表明,SUVmax/SUV肝>4.6是横纹肌肉瘤预后不良的因素;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的研究小组观察了94例横纹肌肉瘤放疗后,PET-CT阳性组和PET-CT阴性组局部无复发生存率差异具有统计意义(94%vs75%,P=0.02);同一组发表的较大样本(n=107)的后续研究表明,PET-CT可以预测横纹肌肉瘤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然而,在儿童横纹肌肉瘤应用中,PET-CT对最大直径5mm的病变和肺转移灶的检测有限,有效辐射剂量高。

  和PET-CT一样,PET-MRI成像也结合了形态学和功能集成影像,具有无辐射、多序列、多参数、软组织分辨率高等优点。它可以提供类似于PET-CT的定量诊断信息,在躯干和软组织病变检测中优于PETCT。临床前试验表明,PET-MRI成像可以发现最大直径为0.9mm的小播散性横纹肌肉瘤病变,可以区分疤痕组织和肿瘤成分的进展或复发。PET-MRI仍处于起步阶段,是否能指导横纹肌肉瘤患者的临床管理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和证实。

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国内脑瘤患者治疗新选择,足不出户听取世界神经外科大咖前沿诊疗意见不是梦。关注“INC国际神经科学”微信公众号查看脑瘤治疗前沿资讯,健康咨询热线400-029-0925,点击立即预约在线咨询直接预约INC国际教授远程咨询!

相关阅读

患者故事

上一个
下一个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