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神经外科-国内中文
胶质瘤
预约INC国际专家
寻求第二诊疗意见
治疗胶质瘤联系电话400-029-0925

INC为您呈现

世界神经外科一手前沿资讯

脑瘤 > 脑胶质瘤 > 得了丘脑胶质瘤能活多久?影响患者生存期的因素有哪些?

得了丘脑胶质瘤能活多久?影响患者生存期的因素有哪些?

栏目:脑胶质瘤|编辑:INC|发布时间:2022-01-03 12:34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外科手术的发病率有了很大的改善,并已成为可接受的。得了丘脑胶质瘤能活多久?影响患者生存期的因素有哪些?...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外科手术的发病率有了很大的改善。INC加拿大专家James Rutka教授在其著作中写道:39例接受单侧丘脑肿瘤切除手术的患者中,有17例(43%)没有神经功能障碍,38%有运动功能障碍,14%有视觉障碍。7例(19%)术后有永久性神经功能缺损(5例运动功能缺损,2例视觉功能缺损)。

得了丘脑胶质瘤能活多久?影响患者生存期的因素有哪些?

  丘脑胶质瘤的总体和无进展生存期

  得了丘脑胶质瘤能活多久?一般来说,患有丘脑胶质瘤的儿童比成人的存活时间更长。丘脑胶质瘤患儿的生存率低于同样肿瘤在更浅表部位的患儿。St.Jude儿童研究医院的Armstrong等人报道了丘脑低级别胶质瘤的5年生存率为47%。一项来自儿童肿瘤小组的前瞻性多机构研究显示,518名儿童中线低级别胶质瘤的8年总生存率(OS)为86%,而小脑和脑肿瘤的8年总生存率分别为100%和96%。这三个部位的8年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58、91和75%。在他们的69个丘脑肿瘤系列研究中,Wong等报道了丘脑低级别星形细胞瘤5年、10年和15年的OS分别为87年、87年和80%。Steinbok等人的总体报告,即包括高级别和低级别,5年PFS和OS分别为54和61%。

  在Krishnatry等人关于未完全切除的低级别胶质瘤的长期生存率的报告中,丘脑肿瘤20年和30年的生存率分别约为75和60%,显著低于所有部位的90和88%。该报告还揭示了丘脑肿瘤生存曲线的双峰模式,在诊断后20年发生晚期死亡,这在其他部位没有观察到。虽然在诊断的前5年内,37%的死亡归因于恶性转化,但大多数晚期死亡归因于治疗的效果不佳。

  影响患者生存期的因素有哪些?

  在最近发现分子生物标志物之前,在大多数研究中,组织学分级是唯一一致的预测因素。在加拿大的研究中,Steinbok等人首次对影响生存的因素进行了多变量分析。低级别单丘脑肿瘤的5年OS(84%)远高于高级别肿瘤(7%)。症状持续时间超过3个月的患者预后较好(5年OS:86%vs.42%)。此外,进行了95%切除或活检的患者的5年OS高于进行了95%切除或活检的患者(80%vs.52%)。接受某种形式辅助治疗的患者的5年OS为36%,未接受辅助治疗的患者的5年OS为85%。这可能与接受放射治疗的患者主要有高级别病变的观察相混淆。尽管有上述结果,但多因素分析显示肿瘤分级是唯一的显著因素。令人惊讶的是,更年轻的年龄、对比度增强和肿瘤扩展到丘脑以外并不影响的生存。有趣的是,Puget等人发现病灶周围水肿和单侧丘脑肿瘤体积30ml与较短的OS有关,而囊肿的存在则表明是良性肿瘤,因此与较好的预后有关。

  高级别丘脑胶质瘤预后较差。基于HIT-GBM治疗高级别丘脑胶质瘤的试验数据,1年、2年和5年的OS分别为54.21和11%,无事件生存期分别为18.8和7%。没有患者行总全切除,只有10%的患者行次全/部分切除。切除范围和对放化疗的早期反应被确定为预后因素。考虑到手术难及切除范围较其他非丘脑幕上肿瘤小,丘脑的位置本身仍然是一个预后不良的因素。事实上,生存曲线更类似于弥漫性脑桥胶质瘤,表明丘脑胶质瘤与其他部位有不同的生物学特性。

  双丘脑胶质瘤的预后明显较单丘脑肿瘤差,尽管其组织学以低级别星形细胞瘤为主。然而,有可能大肿瘤中存在未分化区域,而这些区域并没有被采样。Steinbok等人报道,与单丘脑肿瘤相比,bil丘脑肿瘤的5年总生存率为37%。较差的结果可能是因为不可能安全的全切除和放化疗反应差。

  总的来说,NF1患者比非NF1患者有更好的预后,尽管当从分析中去除视交叉/下丘脑肿瘤时,这种差异可能不那么显著。最近从基因组测序中发现的生物标记物已被证明是强有力的预后因素。BRAF-KIAA1549与更好的生存率相关,常在毛细胞性星形细胞瘤和丘脑腹肿瘤中发现,但在高级别胶质瘤和双丘脑肿瘤中并不常见。BRAF V600E突变是儿童低级别胶质瘤行总切除或次全切除的独立预后不良因素。尽管进行了放化疗,它也与预后不良有关。5年无进展生存期为22%,而野生型BRAF为52%。此外,CDKN2A缺失导致细胞周期调控逃逸,与整体和无进展生存期较差相关,尽管其作用仅存在于BRAF V600E肿瘤中。总的来说,BRAF V600E和CDKN2A缺失和次全切除结合使用传统疗法,肿瘤控制的几率为10%,生存期较差。H3F3A K27M突变在30%的儿童胶质母细胞瘤和80%的弥漫性内源性脑桥胶质瘤中被发现。无论病理和治疗如何,这种突变都表明是恶性的。

  总结

  除了诊断和预后功能外,BRAF改变也提供了新的治疗靶点。使用BRAF抑制剂(如达拉非尼)治疗传统治疗无效的BRAF V600E肿瘤,已显示出早期有希望的临床和放射学结果。MEK抑制剂(如selumetinib)在BRAFKIAA1549融合瘤中也出现了类似的反应。如果被证明长期有效,靶向治疗有可能实现肿瘤控制或缩小,而不产生与传统辅助治疗相关的副作用。这是很重要的,因为这组患者有很长的生存期,因此放化疗的副作用负担是显著的。这与NF1患者更为相关,因为NF1患者的肿瘤侵袭性较低,因此生存期更长。

  在目前计划的SIOP-E试验LOGGIC(儿童低级别胶质瘤)中,这是一项3期随机试验,比较不同长春花生物碱和治疗时间,其中一组将包括针对MAPK激活的靶向治疗。目前,对于H3F3A K27M突变,还没有新的治疗方法。这些病例应避免根治性手术。但在目前,患者需要明确的是,对于丘脑胶质瘤而言,一线治疗手段仍是手术,如果能够做到安全全切,对患者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可以达成放化疗无法替代的治疗效果。INC德国巴特朗菲教授极为擅长在疑难位置手术切除胶质瘤、海绵状血管瘤等脑部病变,国内患者可预约INC国际专家远程咨询,为自己争取更好的预后。

  相关参考资料来源:James T.Rutka,Oncology of CNS Tumors,2019

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国内脑瘤患者治疗新选择,足不出户听取世界神经外科大咖前沿诊疗意见不是梦。关注“INC国际神经科学”微信公众号查看脑瘤治疗前沿资讯,健康咨询热线400-029-0925,点击立即预约在线咨询直接预约INC国际教授远程咨询!

相关阅读

患者故事

上一个
下一个
了解更多